竹中曲

忘却世间故人辞

经年

(一)
“娘亲~”伴着孩童清脆的欢笑声,一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“雪团子”扑进了亭中少妇的怀中。
“慢着点”清染,不,这时应该唤做幽染,娇嗔着点了点女儿的额头,旁边的楚凌讯含笑看着娘俩,摸了摸女儿的头,伸手将女儿抱上膝盖。
“念儿可越来越重了,再胖下去为父可要抱不起来了”楚兰兮转头向爹爹做了个鬼脸,忿忿不平的看向娘亲。幽染好笑的瞪了相公一眼,安抚的拍拍女儿的手。
“听说二叔今日便要还家了?”
“嗯”楚凌讯点点头,微微有些皱眉,“二弟在书院苦读数年,我一直以为二弟一心向学,并无仕途之心,却不知怎的,突然想……也不知他心思。”幽染安慰的笑了笑,“如今相公你继承家业,三叔行走江湖,二叔自有去路,左右随他便是。”楚凌讯朝妻子温柔的笑了笑,“这么说也是”。

经年

引子
大庆六年,左右党派之争在左相意外战亡之后终于落下了帷幕。树倒猢狲散,左派的官员们不是获罪下狱,就是转而向右派投诚。左相在京中的家眷门生们更是举步维艰,左相夫人本就缠绵于病榻数年,闻丈夫死讯之后,挣扎着起来嘱咐了三子几句便撒手人寰;长子镇守后方战场,收到父亲死讯还来不及悲痛便不得不又投入战争;二子本在京外的书院苦读,收到家中书信后匆匆赶回,和三弟强忍悲痛主持办完了葬礼。

“二哥?”沈清涯闻声转过头来,只见小妹一身素衣,手中拿着捧着一个饭盒小心翼翼走过来,清涯急忙走过去接过饭盒放在一边,又解下披风给妹妹披上,这才放下心来,“夜里寒风刺骨的,你过来干什么?”清染淡淡的笑了笑,“我看二哥这几日总是在书房忙到深夜,便煮了碗粥送过来,二哥多少垫点。”清涯揉了揉妹妹的头,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“二哥……”看着清涯慢慢用着粥,清染迟疑的开口,“怎么了?”“………………”过了许久仍不见清染说话,清涯忍不住抬头看她,“二哥以后……有什么计划?”清涯闻言一愣,低下头苦笑了一声,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两人都沉默下来,一时之间,只听得到屋外阵阵的虫鸣声。“非去不可吗?”良久,清染再次轻声问到,“……非去不可……抱歉。”

清染摇了摇头,看向屋外的明月,眼中有些许迷茫“二哥没什么可向我道歉的,可二哥……你真的舍得吗?”“舍不得……又如何……与其牵连于……还不如放手”清涯闭上眼,一字一句说到。

这次清染没有再开口,起身离开了。

“东西都收拾好了吗?”走出院落不久,清染抬头向空中问到,空中不知从何出冒出来一个黑衣人,“回姑娘,都收拾好了”

“那边出发吧”

清染避开巡逻的家丁们,轻松的越过了后墙,墙外一辆马车正在等候着,马车里的人听到外面的声音探出头来,是一个比清染还小两岁的丫头,见小姐出来了,急忙下车,清染扶着思月的手,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黑暗中的府邸。

马蹄声渐去渐远,终于再也听不到了。

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叹息声,也消散在风中。




@听竹清韵 

啊啊啊没有人觉得十二集Merlin朝Arther的脖子吹一口气来叫Arther的方式超!极!撩!吗(≖‿≖)✧

冷cp😂感觉自己萌的好多都是冷cp啊,异性的像是兰言同性的吗……空白了解一下?